基金经理老鼠仓,说好保本变巨亏,买基金被坑请到【基金曝光台】!信用卡无故遭盗刷,银行存款变保险,理财被骗请猛戳【金融曝光台】!
  本报记者 杨晓宴 上海报道
  经过短则半年,长则两年的委托管理探索,以及随着市场变化,委外投资过程中暴露的问题逐渐清晰,委托人搭建委外管理系统的能力愈发重要。
  作为FOF的拥趸,光大银行试图构建自己的FOF管理体系,在管理人筛选、投中和投后管理方面建立标准。就市场关心的管理人准入门槛、投中话语权、投后评估淘汰等问题,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固定收益投资处总监胡立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一一作答。
  委外痛点在哪里?
  在胡立看来,目前委外投资主要有三个痛点,只有解决了这三个问题,才能使委外告别“野蛮粗暴”时代。
  第一,要避免“莆田系”管理人。所谓“莆田系”管理人,即承诺“包治百病”,对于任何业绩基准都承诺可以做到,但最终却无力兑现。
  第二,大资管公司因承接太多委外资金应接不暇,委托管理账户无法得到最优投入。投资经理精力有限,一个人若管理十几二十个账户,难以胜任;退一步说,即使胜任,作为委托人之一,又如何保证能获得同等的,或者更优的投资资源倾斜。
  第三,当市场拐点出现,若和管理人沟通不畅,管理人不执行委托人的风险提示,如何避免可能的损失。
  光大银行的FOF管理体系建立,一定程度上就围绕上述三个难点做出了标准化安排。不过一个更大的前提是,光大银行在母基金管理人层面,已分析理顺自身的投资风险收益要求,并做好大类资产配置规划。
  筛选打分看什么?
  目前,光大银行的外部合作管理人(投顾)有二十多家,2016年委外平均投资收益高出预期标准近200bp。明年随着FOF产品的推进,还计划进一步增加管理人。券商资管和基金综合排名前50,私募债券管理规模200亿元以上的,得以通过为之打分的门槛。胡立表示,光大银行并没有对不同类型机构做比例上的限制,但确实对私募机构准入较为谨慎。
  “我们其实更看重团队,不是随便几个人就可以。我们觉得你配备了怎样的团队,会决定之后业务发展规模和整体投资能力。”胡立表示。
  初步准入后,具体打分项目包括:公司概况及历史业绩、投资团队经验(个人)和风控体系。历史业绩涵盖:收益率、回撤率、风险收益比、风险偏离等量化指标。团队投资经验除了基础年限要求,更多需要沟通投资风格和思路;风控体系则包括ԌEԌ和市场风险识别经验等,需和管理人前中后台工作人员做当面沟通,更偏主观。
  投中谁说了算?
  在投中环节,管理人需按要求定期和光大银行反馈信息。每日反馈净值;每月提供持仓情况,并做好业绩归因。比如,债券投资收益来自利息、杠杆还是交易;每季度要求和基金管理人面对面交流,在11月这样市场波动剧烈的时期,还会额外每周召集投资经理沟通。同时,每次加仓也需要和投资经理直接交流。
  投后,所有资产会进入光大银行资管部的资产库,进行统一管理。“基于我们行内自己的信用评级,就显示风险的债券发行人,会对相应投资的管理人做风险提示”,胡立表示,“如果风险预警达到一定级别,会要求管理人提供分析和说明,甚至可能要求卖空相应债券。”
  对于投资指令和风险提示的问题,“我们对市场的分析判断可以有分歧,但是在市场消息上来源不同,希望形成互动和互补,最终形成最优化的投资策略。在母基金层面,我们肯定会根据自己的资产配置要求,在我们的投资理念下,去要求子基金管理人做风控措施。”胡立表示。
  如果发生子基金管理人不执行光大银行的风险提示,坚持自己的投资思路,而光大银行判断形成风险敞口,则将在母基金管理人层面采用国债期货套保、利率互换等手段进行风险对冲。
  未到期也可以淘汰
  “当市场出现拐点,不用太长时间,我们就可以做一个比较快的淘汰。因为可以看出管理人做的和之前说的或承诺的是不是一致,投资风格有没有飘移。”胡立说。
  据胡立介绍,前期经过半年磨合和观察,光大银行已淘汰过管理人,“不需要合同到期”。同时,专户投资经理如果在产品存续期间离职,光大银行也可能选择随时赎回产品。
  对于市场上出现的管理人业绩未达标,委托人提前结束合作并惩罚性地不支付管理费的做法,胡立表示,委托人和管理人之间更多需要讲究“信托责任”。
  “很多时候我们去评估一个投资经理是不是胜任委托投资,很重要是信托责任,包括公对公的,以及个人层面的,他是不是把我们的账户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去管理。”胡立表示。
  即使出现收益大幅回撤,或表现远落后于市场水平,胡立表示,也会通过沟通寻找原因,是因为管理人公司内部的制约,导致投资操作执行出现问题,还是投资经理本人的投资逻辑或思路出现偏差,还是出于重视程度和资源倾斜程度等。
  (编辑:闫沁波)

责任编辑:杜琰 SF007

标签: 光大银行,管理人,风险